广域商务
专业证据收集、商业调研、聊天记录查找等服务
张经理137-1905-0251
QQ咨询:329579712
微信咨询:137-1905-0251
数天奋战,水落石出

2008年4月初,我们接到广州“xx”五金制品厂的委托维权诈骗犯罪嫌疑人电话,电话中,该厂董事长陈述了受骗经过:
2007年5月初,我们接到了“金好圆”公司进出口部经理陈松打来的电话。他从中国贸易网上查到我厂的电话,说受香港某公司委托要要看我厂草画样品。我们按“金好圆”要求先后给他们寄过两次样品并附有报价单。

10月下旬金好圆发给我们订货意向函,并邀请我们来深订货。我于10月27日到深圳。住在火车站前香格里拉酒店,陈与其助手到酒店看我并要求我于29日去公司。

29日我到了金好圆公司[路桥大厦十二楼],陈松接待了我,并拿了一份合同样板让我看,过一会儿王利来见我,陈介绍说:王利是他们公司的经理,接着王带我到另一间屋子里,指着墙上几幅大相片向我介绍金好圆的实业。有:江南酒店、中地房地产、‥商场等约34幅、并说公司如何有实力、信誉也好。多年一直和外商有业务往来,做出口生意,并说公司95年就在深圳注册。接着谈我们的产品及这份合同的情况,双方达成协议后,最后谈报关委托,退税、资金等。

30日我又接到陈松的电话说港商下午三点钟要来签合同,我按时去了,但港商来得很晚,这时王利也不时出现,并给我换了几次房间,四点多钟港商才来。一个叫吴宗旨的小个子老头,由一位年轻人陪着(是他的助手),其助手表示要去广州看我们厂的情况,当天我签了两份合同,一份是和金好圆的合作合同,此合同在先。另一份是和港商签的供货合同,此合同在后。和金好圆的合同谈完后,王利把我带到另一间屋子,又来了一位身材较小约四十多岁的男子,没有说话,用手遮住了嘴签上了名字(马前线),我问王:“为什么不是法人侯兵或你?”王说:侯兵没在家,走时授权给马前线。(事后我才怀疑这是一种诈骗手段)

和港商签合同之前,王利把我们和金好圆的合作合同拿走了,并神秘地说:“这份合同最好别让港商看到。”我当时很不理解为什么?直到事发后才明白。王利怕合同上的风险低押金字样被港商识破,此举说明王利对金好圆的欺骗行为是知情的。(我曾在香格里拉问王利当时的风险低押金是怎样产生的,他说:大家说收点风险抵押金吧,那就收点吧。这个“大家”他没确指是谁,显然少则包括侯兵、马前线、王利,多则指金好圆的所有管理阶阶层的员工。前者可能性大,以上说明王利不仅参与了诈骗活动,还参与了诈骗策划。

两份合同签完后,港商走了。接着王利严肃地要我交风险抵押金,我说没带那么多现金,他说:合同签完了不交钱,应追查你违约。当时我觉得怎么焦急要钱,有点不正常,反驳他几句,他才说,回去打款也行,但要快,否则港方不会交预付款。以上说明王利在诈骗过程中很卖力也很能干。

11月7日我们通过工商银行将人民币五万八千零八百三十七元五角打入了金好圆的帐号,款打出一周后,再打金好圆的电话就没人接了,后来打陈松的手机询问情况,陈松说金好圆工程部施工时楼塌了,砸死了人,公司暂时关门(其实公司已经被封了)。我们又问派出所金好圆是否死人了,派出所说不知道,又问宏业大厦物业管理人员。方得之金好圆被封了,不知道原因。我们这才把电话打到公安局,罗湖公安局告诉我们,这个公司涉嫌诈骗,直到这时陈松还说款没到,港商过不来,预付款也没法打,(这时我们正准备相关材料要报案)。我问陈松,王利哪去了?为什么没有任何解释,陈松说不知道,然后说:“老乡还骗”,意思说王利是我的老乡却骗了我,这句话是陈松在电话里无意中说走了嘴,但却道出了王利的本来面目。

从事发到我第一次找到他之前,王利对这份合同没作过任何解释。确却地说,他们根本没想履约。此后也再没有人表示对此合同负责,当我再问陈松时,陈说侯兵、马前线都跑了,但在深圳还能见到王利。

我厂从签完合同接到电话开始(此电话是在金好圆办公室用陈松手机打的),就筹备生产:购料、换房、安装暖气,边生产边培训,每天生产散件上千件,还有部分散件委托外厂加工,如:底盘、车工笔筒、画框、这样每天生产达数千件,我们必须赶在大冷前完成所有散件,这份合同交货时间只有四个月,我们怕到期交不上货,会被追违约罚款,所以为了这份合同投入大量财力和精力,被骗后损失惨重。

其后,我们报了案,但得到的结果也是。最后,我抱着一丝希望在网上浏览查找能够给我们提供帮助的机构,在看了贵司的网站和核对真实后,我才和贵司电话联系。

我们公司受理了这单“无头案”,并不是委托方给出了多大的利润,而是我们觉得这又是一次锻炼我司实际调查能力的机会。其后,我司上层马上根据委托方提供的各资料及陈述的受骗经过,经过两天的讨论,抓住主要犯罪嫌疑人王利有可能还会寻机诈骗的犯罪心理动机,制定出:引蛇出洞、放长线钓大鱼的调查方案。并把该案命名“寻蛇行动”

此调查的进一步实施,陈松是一条关键的连接线。虽然,表像上陈松未直接参与诈骗,但陈松是第一个把诈骗诱饵引至广州厂的,或许真的在刑责上很难追到他的责任,但此人决不可忽视,甚至有可能把幕后黑手再次引出。我们公司调查的精明就在于不放过一丝一毫,哪怕是一个微乎其微的动作、细节。就这样,我们的调查员开始按预定步骤逐步接近陈松,并充分掌握了陈松的个人情况。陈松:男 34岁 高中文化 广东汕头壕江区人,94年来深闯荡,其间做过业务员、推销员、地产公司销售代表,后自己开过公司,在公司经营其间有过两次诈骗外地客商记录,但神奇地是竟逃脱了法律的制裁。96年在本色酒吧经友人介绍认识“寻蛇行动”中的王利等人。陈松已在深圳海滨广场购房,目前和女友自住。其女友江西临安人,深圳高新科技员B公司员工,喜好到深圳中信广场“哈根达斯”店喝咖啡,基本每星期五下午出现。

得到前期调查人员反馈的信息后,我司高层经过专家组的讨论,决定下一步由陈松女友为切入点开展。经过一番经心的策划和运作后,陈松万万想不到,自己的女友竟会在无意中向我们的调查员提供了更多的资料。王利(真实名:王胜利)东北吉林人,原为某大型国企驻深办副主任,因侵害单位利益于96年3月被开除,后在深基本靠搞空头公司诈骗过活。在宝安龙岗花园购房,其妻为龙岗某私立中学老师。诈骗沈阳全冠厂后,现在龙岗(具体位置不详)。马前线(真实名:郑少卿)汕头潮南区人,原在深经营水果摊,93年曾开过食品贸易公司,此人较为老实,同陈松有亲戚关系。此人在全冠诈骗后,不知何原因和王利、陈松等闹翻,现回潮南家中。

有了这么多可观的线索,下一步也就最关键的一步就是该把王利这条蛇引出洞啦。可王利到底隐藏在哪呢?带着疑问,我们着手实施着“引蛇行动”……

负责陈松女友这条线的调查突飞猛进,我们的女调查员和陈松女友的关系越来越紧密,是时候引蛇啦,我司总部向调查员下达了“引蛇行动”的最后实施命令。女调查员找准时机,很婉转地要求陈松女友将王利约出来玩玩。2005年6月中旬,一个燥热的晚上,罗湖凤凰路某KTV,我们的女调查员和陈松女友坐在包间里焦急地等待着“神秘人物王利”的出现,场外四周,遍布着我司的调查员们。10点的钟声敲过后,一辆黑色的广州本田缓缓停在XXKTV的车场,一名四十多岁的瘦高男子出现在潜伏的调查员眼中,根据委托方提供的照片,眼前这男子的特征完全符合。为了更加完善一点,执行组的调查员们没有急着向预定好的公安机关通告,而是派出两人跟着该可疑男子走进去。隐型步话机中传来同事的呼声:“01、01,猎物进网,请注意!” 没错,王利就是刚才那位。外围的执行组长迅速拿起手机拨打早已预存的电话号码……。

从受案到结案,我司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就将这起“无头案”查得水落石出,在帮助客户挽回经济损失和得到应有的赔偿同时,我们也为国家的经济犯罪做了一个公民应尽的义务。  


文章分类: 7
分享到:
马上建站